快乐时时彩

北斗星小说网 > 极品医圣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肢体重塑

第四百八十三章 肢体重塑

 好书推荐: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三章 肢体重塑

    叶凌天冷眼看着牛坤表演,只听他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说柳家和剑宗的关系一向很好,柳家的女婿怎么会跟剑宗的二弟子大打出手!”

    “原来,齐岳道友是受了蛊虫的控制,才会跟叶凌天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叶道友!”牛坤向叶凌天拱了拱手,说道:“对不住,是小道错怪你了!”

    听到牛坤这些话,叶凌天只是冷哼了一声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那‘丧心蛊’跟你没有一点关系?”

    “叶道友说笑了。”牛坤说道:“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,那蛊虫,怎么会跟我有关系?”

    叶凌天还要再说什么,清福观的观主徐明却是站出来替牛坤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叶小友这话就没有根据了,我们的清福观的弟子,并不擅用蛊虫。”

    “在清福观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也感到很心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会尽力配合组委会的人,把那个下蛊害人的家伙,给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眼下,还是赶紧救治伤员吧!”

    徐明此时说话,明显就是要维护牛坤的。

    万虫婆和张阳云交换了一下眼色,也只能先将心中的怒气给压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还是在清福观中,没有直接的证据,谁也不能拿那个牛坤怎么样。

    大会组委会的另外一位大佬也是出来说和道:“徐道长说的对,还是先给小辈们治伤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在没有找出真凶之前,各位万不要伤了和气!”

    眼下这种情况,再在这里耗下去也是无益。

    蜀山剑宗和苗王寨的弟子,分别带上自家的伤员,就要离开树林。

    路过牛坤身边的时候,叶凌天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记住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牛坤却是得意地一笑:“叶道友有这些力气,还是留到赛场上用吧!”

    “如今四强选手,可就只剩下你我了!”

    “期待着与叶道友一决胜负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叶凌天冷哼一声,“你也配?”

    说完,叶凌天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但他的心中却暗暗发誓,一定要让这个牛坤,死得很难看!

    跟随着苗王寨和剑宗的众人返回客房,叶凌天自然主动承担起了为两个人治疗伤势的任务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叶凌天和白芷芙、齐岳都有着不错的交情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叶凌天总觉得两个人受如此重伤,跟自己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,心中难免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无论是手腕被斩断,还是丹田被撕裂,都是十分严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纵然是叶凌天,也不敢说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治好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叶凌天不敢再有任何的藏私。

    跟万虫婆和张阳云说明情况后,他将白芷芙和齐岳集中到了一间客房之中。

    一边让剑宗几个了身强力壮的弟子去多打几桶水来,叶凌天一边用从清福观要来的朱砂大毛笔,在地上绘制阵法图案。

    想要治疗断腕、丹田破裂这种严重的肢体伤残,叶凌天就需要大量的木之炁来实现肢体的修复。

    但凭借叶凌天自己的木之炁储备,愈合一些简单的伤口或许可以。

    重接断臂,是完全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叶凌天打算借助阵法的力量,制造出大量的木之炁,满足的治疗的需要。

    叶凌天现在所绘制的阵法共分为两层。

    外层是一个聚炁阵,一会儿叶凌天会让两家的弟子站在聚炁阵中,贡献出他们体内的炁,来作为生产木之炁的原料。

    内层则是一个转化阵法,能够将不同弟子体内各种各样的炁转化成最为纯净的本源之炁。

    再通过五行相生规则中“水生木”的原理,将本源之炁通过水的过滤,生产木之炁。

    最后房间里实现的效果就是,叶凌天站在阵眼中心、

    他的身边是躺着白芷芙和齐岳的病床,病床的外围是一圈装满水的巨大水桶。

    再外围,则是朱砂绘制的聚炁阵阵图,阵图的边缘标记了五个阵位。

    一会儿参与治疗的弟子,就需要站在这些阵位上,提供叶凌天所需要的炁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剑宗的五名弟子率先站到了阵位上。

    只见站在阵眼中的叶凌天神情严肃,快速运起自己体内的一股五行之炁,猛然打进地面上的阵图之中。

    同时大喝一声:“临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断喝,叶凌天脚下的阵图就好似活过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地面上原本的平淡无奇的那些朱砂印记,开始散发出微弱而神秘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那光芒亮起的同时,这间病房仿佛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股无法言说的神秘力量,在悄然修改着空间背后的某些规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五名剑宗弟子都是神色一凛,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,双手掐成指决,快速运转着体内的炁。

    他们只觉得从脚底的阵图中钻出了一股奇怪的气息,那股气息快速进入他们的身体,顷刻间就游遍他们的全身。

    然后,就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快速抓住了他们体内的炁,然后缓缓地将炁拖出体外,注入脚下的阵图之中。

    剑宗弟子体内的炁,大多带有一定的金属性。

    但因个人修为习惯,和自身体质的差异,金属性之间,也有着细微的差异。

    要想将它们都变成木之炁,是一个非常费神的功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凸显出那转化阵法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各种驳杂不同的炁进入转化阵,就好像是将不同的铁器都给丢尽了大熔炉中一般。

    经过烈焰和高温的洗礼,铁器失去了自己本来的形状,丢掉了身上固有的一些杂质。

    然后统一变成最质朴的铁水,等待重新的调度。

    而对于处在阵眼中心操控一切的叶凌天来说,这铁水,就是纯净无暇的本源之炁。

    本源之炁进入水桶之中,经历新一轮的五行转化。

    终于,第一股木之炁被生产了出来

    叶凌天一手搭在白芷芙的断腕上,另一只手搭在齐岳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双眼紧闭,利用自己脑海中关于人体结构的医学知识,以及五行之炁对两人伤口的探查,开始了不可思议的残肢重塑!
北京快3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快3 秒速快3 秒速快3 广东11选5 湖北快3 秒速牛牛官网 秒速快3 北京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