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时时彩

北斗星小说网 > 师尊又死哪儿去了 > 第八十二章 蛊毒发作,饕餮的变化

第八十二章 蛊毒发作,饕餮的变化

 好书推荐:
    帝清欢好不容易将树剔去多余的枝叶,又砍成几节,才用尽全力的搬回小木屋。然后便坐在那里,紧盯着木桩,似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帝清欢的思考,低头便看到那只毛茸茸的短尾猫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哑巴了?”

    帝清欢打了一个哈欠,才悠悠道“做桌子椅子。”

    “桌子椅子?你会做?”饕餮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所以再想。”帝清欢老实道。这家伙前几日不是那么讨厌她吗?怎么如今又跑到她这里来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许是看出帝清欢的疑惑,饕餮别扭道“老娘就是随便问问,你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帝清欢收回目光,看都没有看饕餮一眼,直接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这丫头还真是胆子肥了,敢这么对待老娘!你给老娘回来!你刚才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!”饕餮炸毛了,虽然不喜欢这脏兮兮的小孩子,可看到这小屁孩儿不愿理她,她就莫名的觉得烦躁。

    饕餮的怒吼声也惊动了秦淮,秦淮放下手中的剑,看着对着那紧闭房门龇牙咧嘴的饕餮,眼底闪过疑惑,师尊走后,饕餮便整日懒洋洋的,如今倒是与以前一般,活力四射的。

    “饕餮,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饕餮闻言,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还在生气刚才的事情,扭头跑进了树林去了。不一会儿林子里便传来痛苦的嘶吼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师尊?”宁欢恐惧道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胆子怎么如此小?秦淮终究安慰道“无碍,饕餮在捕猎。”

    夜幕降临,硕大的明月挂在天空中,秦淮还在练剑,宁欢早已回茅草屋睡觉去了,饕餮趴在桌子上,看着圆润明亮的月亮,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,竟是照得整个林子盈盈生辉,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十五了。”饕餮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十五又如何?”秦淮蹙眉。

    “没有动静诶。”饕餮的目光紧盯着那紧闭的小木屋,一点呻吟哭喊声都没有听到,蛊虫发作,不是会特别疼吗。

    闻言,秦淮的眼底闪过暗芒,凌厉的目光穿透破旧的小木屋,一眼便看到那紧咬嘴唇的瘦弱孩子,汗水打湿了衣衫,将那瘦骨嶙峋的身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整个人痛苦蜷缩在一起,全身痉挛抽搐,嘴唇早已血迹斑斑,双手抓着薄薄的被单,被单竟是被抓破了几个洞,可就是如此,那孩子依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倒是够坚强的。”秦淮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叫了也没用,也没人管,有什么好叫的。”饕餮瞥了他一眼,跳下桌子,竟是一摇一摆的窜进了木屋中。

    秦淮清晰的看到那白猫跳上了床,趴在了女孩子的身边,也没安慰她,就这样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饕餮从不睡在宁欢旁边,怎么如今喜欢陪着那脏东西?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帝清欢疼得昏死过去,才算是解脱了。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是第二日的下午时分,炎炎烈日,强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晒得她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肚子咕咕乱叫,帝清欢摸了摸被汗水泡透的衣服,努力撑着身子爬起来,半趴在窗户上,当看到那迎风绚烂的红色时,嘴角才露出僵硬的笑容,下一秒,却扑通一声,再次摔倒在地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是半夜,不是休息足够,而是被胃子痛醒的。

    看着外面的月牙,帝清欢挣扎着爬起来,依靠在床边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觉得有了一些精神,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慢慢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到湖边,此次的她,抓了好一会儿,才抓到一条银鱼,随便的处理了一下鱼鳞内脏,就这样放在嘴里生嚼,几口便将鱼全部下肚。

    淡淡的腥味在嘴里翻滚,胃中更是难受极了,可帝清欢还是咽了下去,不吃,她会饿的很难受,而且还死不了,可下肚之后,更是反胃恶心。

    “咯,给你。”

    帝清欢看到落在她脚下的一颗灵果,抬起头,看着那趴在桌子上的饕餮。

    “赶紧吃吧,别饿死了,你死了,宁欢会伤心的。”饕餮尴尬的转头,冷哼道。

    帝清欢闻言,也没有矫情,捡起果子,擦也没擦,直接放入口中,咔擦咔擦的咬了起来,泛甜的味道冲淡了口中的腥味,方才觉得整个人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老娘下毒?”

    帝清欢动作一顿,这饕餮怎么怕是傻了吧。

    “老娘问你话呢。”饕餮加大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啪嗒,一块石子丢在饕餮的后脑勺,饕餮气呼呼的回头,便看到在黑暗中那双泛光的黑眸,眸中燃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“别吵。”

    “呵,还真是一个宝了。”饕餮看了看茅草屋,不悦的扁扁嘴,跳下桌子,慢吞吞的往帝清欢的木屋走去了。

    寂静的湖边,就剩下帝清欢与秦淮对望,帝清欢望着哪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,突然觉得有些恶心,当初就不该心慈手软,反正他也不是他了……

    正当秦淮要准备教训帝清欢几句的时候,却不想那丫头竟是扭头便进了屋。

    秦淮双拳紧握,许是化神以后,从来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,所以面对如此无视他的凡人,他竟是格外的生气。

    帝清欢回到木屋,便看到霸占她床的饕餮,毫不犹豫,直接拧起饕餮便丢在一旁,动作麻溜的钻进了被窝中,在饕餮的怒目下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饕餮听着那鼾声,几乎要碎了牙齿,这年头,竟然还有女孩子如此不注意形象,而且鼾声比它的还大。怪不得不招她爹娘喜欢,一个娇生惯养,一个还不如路边的小乞丐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永远披头散发,全身脏兮兮,看不清面容的丑丫,饕餮突然又觉得理所当然。如果哪一天,她干干净净的,恐怕它还不习惯。

    虽是嫌弃,饕餮还是重新跳上床上,如同以前一般,依靠在帝清欢的边上,睡得格外的香甜。

    秦淮一夜未眠,听着此起彼伏的鼾声,只觉得那东西与饕餮的性子极像,罢了罢了,既然饕餮喜欢,就留着吧。

    秦淮慢慢走进茅草屋,伫立在床前,看着那娇嫩幼稚的容颜,眼底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这一世,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!

    师尊……
江苏快三 北京28 秒速时时彩 吉林快3 北京赛车PK10 江苏快三 北京28 江苏快三 北京赛车PK10 江苏快三